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网 > 历史

贩罪 第四章 复仇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13

贩罪 第四章 复仇

喧哗声中,纸侠醒来,他看了看表,又已是傍晚。

坐在办公桌旁睡着时,一般不会有人来吵他,除非是炸弹邮包被寄到警局里来的那种情况。

“行了,都给我蹲下!老实点儿,嘿!你!把那个吐白沫的送到医院去!你是新来的吗!别把吸毒过量的人铐进来!死在走廊里怎么办!”门外传来了迪肯的吼叫声。

又有两伙小流氓因为械斗被抓进来了,头破血流的混混们戴着手铐还不肯老实,在走廊里打着嘴仗。当地的治安着实让警员们头疼不已,几乎每天晚上到天亮前这段时间,警局里都热闹非凡。

纸侠叹了口气,心想反正也睡不成了,便晃了晃脑袋,解开已锁屏的电脑

,继续调查工作。他眼中噙泪,哈欠连连,对这坐在办公室里干的工作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儿兴趣。像纸侠这样的警察,让他徒步追凶几十公里,他肯定会精神抖擞,但让他做这些信息筛选和分析调查,无疑是种折磨。

“光是航空这条渠道,每天就有这么多人在进出……该死的旅游城市。”纸侠边浏览着从机场那里调来的出入境记录,边骂骂咧咧地说着。

因为从姓名方面根本无法下手侦查,所以要找血枭,唯有一张一张去看那些入境旅客的身份证(全世界不分国家,只分地区,因此无护照概念)照片了。纸侠从七天以前的记录开始搜索,非常仔细地观看了每一个入境者的相貌,如果是HL方面,完全可以调配大量人手同时来进行这部分工作,但纸侠在老朋友马龙那里吃了闭门羹,于是他这权力有限的普通警察唯有单干一途了。他实在不放心让警局里的其他人帮忙,因为追捕这个犯人容不得半点差池,如果有人看漏了,可能抓捕的机会就会永远与自己失之交臂。

又这样连续工作了三个小时,纸侠仍然没有半点进展。

“长官!”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警员没敲门就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大声道:“钢……钢铁……”

“别结结巴巴的,像个惊慌失措的普通市民,你可是警察。”纸侠语气沉稳地回道。

这份冷静和威严让那警员也稍稍平静了些,至少话说顺溜了:“长官!是钢铁戒律!您快到外面去看一看!”

纸侠站了起来,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向外走去,其实他心里还有点高兴,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终于有了个理由能出去透透气了。

走出警局,街上的行人们都在仰望着北方的天空,露出惊恐或是茫然的表情。

夜空中,悬浮着一个巨大的炽白十字,那不是烟火,也不是全息影像,而是正在燃烧的某种能量所构建出的图案。

“开玩笑啊……”纸侠看着那十字,嘴角竟泛起笑意:“圣城监察长这种大人物都来了,想挑起战争吗?”他的风衣中,缓缓飞散出层层叠叠的白色纸张,自行铺陈到其脚下,结成一张纸飞毯,载着他高速升至空中,朝着那遥远的十字腾飞而去。

…………

HL,北方第二支部。

吉姆·马龙办公室的大屏幕中,正显示着那白色的空中十字。而他,正半张着嘴,两眼瞪直了,手中雪茄的烟灰已掉落到了自己锃亮的皮鞋上。

“上校,你刚才说到哪儿了?”提问的男子正坐在马龙的办公桌对面,身着黑色的HL军服,留着一头简洁的金发,那张脸本来也算英俊,却有一道横着将整张脸一分为二的刀疤,让其面相显得颇为狰狞。

马龙将自己的椅子转了个方向,朝对方道:“嗯……别担心,法鲁先生,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我现在就派人过去。”他说着就将手伸向了桌上的对讲机。

法鲁挥手示意他停下,并开口道:“不必了,就由我一个人去好了,并不是不信任贵部的战力,只是……钢铁戒律那边,我有几个想见的人,这种场面说不定能遇到。”

马龙慌忙道:“法鲁先生,您才刚下飞机几个小时,而且将军是派您来……”

“上校无需多言,将军的命令和HL的职责,是不存在冲突的。”法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危险等级四的凶犯,要杀;那些敢于招摇过市的叛乱者,更要杀。”他转过身去,似是要用军服后的“王权无上”四字去提醒对方些什么:“既然是HighestLaws,任何被判定为威胁帝国安定统治的因素,无奏无赦,尽斩之。”

…………

威尼斯北方。

至穆拉诺岛不到两公里的海面上,竟出现了一块直径百米的浮冰,冰的颜色也是种非常诡异的白。而冰面上面竟还站着十余个人。

他们脚踏金属重靴,着白色衣裤,上衣的衣摆直线延伸至膝盖处,皮腰带的代扣是十字章的图案,双肩至领口处采用坚硬的材质,衣领高至颧骨,遮住了下半张脸,白色长袄的前胸,映有一个显眼的标志,那颠狂冶艳的红色大十字,正是钢铁戒律的象征。

率领这十余名重装骑士的是圣城监察长卡莫·博特里尼,足足两米的个头,背上斜背着一个比路灯杆还高的十字架,身着的白色长袍上金锻宽镶,但却是没有那些金属甲胄的部分。他从怀中取出一枚怀表,只见那指针疯狂地颤动,可他却只是冷笑:“看来,此地高手倒确是不少。”

一名形锁骨立的黑面男子正立于博特里尼的身侧道:“大人,之前牧师长感应到杀死我们百余名兄弟仅一人所为,现在这样,若真将其引来倒也罢了,但万一他不来,反而来了HL的大部队……”

博特里尼却道:“冠之郡是我们的根基所在,虽说威尼斯只是个小地方,但不到半日,此地的百余名兄弟被屠杀,而且是一个人干的,我不管他是谁,是哪股势力,总之,绝不能让他看到明晨的阳光。”

…………

威尼斯地下,倒影都市。

白天时,血枭见过左道以后,自己跑了很多个商店,购买了大量防腐剂和其他材料,调配了一种可以掩盖尸臭的化学喷雾剂,还抽时间用一些五金店里搞来的东西将地下通道其中两个房间的通风系统改装了一番。之后他把所有尸体和残肢都集中到了那两个房间中,忙活了整整一天,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清理完了,至于那些血迹和各种不明体液,直接就被他当成糊墙用的油漆了,反正他也不在乎那味道,因此根本就不去进行任何处理。

实验器材和电脑设备还得等左道的消息,而床和冰箱之类的正常家具用品他还没时间去弄,所以血枭决定今晚再去地面上找个旅馆对付一宿。

他随便寻了个出口上去,经过几次的搜索清理以及对威尼斯上层地理的了解,血枭基本上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上面的什么地区,可这次他一上地面,还没看清身边的路牌,就看到了更有意思的场面。

血枭看着那北方的天空,站在街上狂放地大笑,他的瞳孔中,正映出一个白色的十字。

潍坊整形美容医院
潮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聊城整形美容
潍坊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潮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