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网 > 体育

绝世邪君 第二百八十六章 苦命鸳鸯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8:00

绝世邪君 第二百八十六章 苦命鸳鸯

“焚天诛杀令.”

盯着手中的赤红铁令.赵岩的眉头蹙紧.

在他的手心上.有些微微泛红.另外叶鹤几名长老的袖袍内.同样泛起赤炎色的火光.那火光象征的正是焚天诛杀令开启.

“有人启动了焚天诛杀令.”

叶鹤率先的掀开长裙.她握住手中的令牌.下一秒盯着那令牌上的字迹却是黛眉微蹙:“焚天诛杀令的目标.竟是赵岩左护法.”

“这是怎么回事.”周围的长老愕然一声.

在场的上千名围观者同样瞪了瞪眼.焚天诛杀令对付自己人.难道这焚天宗真的内讧了吗.

嗡嗡嗡.

突然.九霄外的雷云开始汇聚.汇聚在赵岩的上空形成火海.在那火海中孕育着狂傲不羁的可怕灵力.如岩浆翻涌.

“该死.”被那火云包裹.赵岩身躯一颤.

“焚天火云.”叶鹤与孙涛恐慌的低吟一声.

焚天诛杀令.它除了能号召焚天宗弟子之外.每一枚焚天诛杀令内都注有栾慕华的精血.一旦被激活后便会引起强烈的火云.

若是说曾经.赵岩倒不惧怕这火云.可如今栾慕华突破夺天境.焚天诛杀令中的精血也随之突破.力道提升数倍.

“究竟是谁.”

焚天宗的长老们低吼一声.

秦石翻起身.盯着那火云也是怔了怔.旋即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升起.暮然回首后发现在那淡淡月光下.有一道金棕色秀发的倩影.

“诗兰.该死.果然是她.”

望见那倩影.秦石果不其然的暗骂一声.

“别吱声.先离开这再说.”

诗兰悄然上前的拉住秦石.想要趁乱离开.

秦石却使劲的挣扎一下.责怪道:“什么别出声.现在这情况你看不见吗.你过來干嘛.又能干嘛.想死了.快走.”

听见那粗鲁的声音.诗兰娇躯哆嗦一下.

但她只是深情的吸口气.盯着秦石轻轻道:“难道.你忘了.你和我说过.你不会丢下我.你说你要在我身前守护我.那你死了.谁來守护我.”

“我……”

“你不是说到做到的人吗.”

“我……”秦石哽咽了.他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跟我走.我能带你离开.”

诗兰不给他在说话的机会.美眸快速的在山林间环顾一圈.纤细的手指抵在红唇之间.轻声吹出道口哨.

啾..

那口哨声回荡.一只远在苍天的白鹤闻声而來.盘旋在空中匍匐而下.落在两人脚边.

“这是.”秦石愣了愣.

“这是小欧.我的朋友.”诗兰低吟一声.一把抓住秦石的手腕.翻身跃到那白鹤身上.低吟道:“小欧.走.”

啾..

长啸一声.小欧展翅疾驰.

望见这幕.那上千人心里都是愣了愣.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洛枫、洛轩、何岩倒在地上.望见那朝远方飞跃的白鹤心中不由放松一些.

“想跑.”赵岩低沉的怒吼一声.但下一刻.不等他追上去.上空的火云已是将他团团笼罩.令他的身躯痛苦一颤.

轰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火云中落下滔天火海.

火红色的光芒染红半边天.让周遭围观的上千人同时朝后退开千米.

“该死.挡不下了.”

赵岩老眼瞪大.火光尚未接近.但光是那压力便将他的身躯嵌入土地半米.并且源源不断的朝下滚來.

砰.

这时.眼看那火光吞噬而下.一道雷光自地面升腾.

卷起百丈高的尘埃.雷光扭动间化为狂龙.一口龙息竟生生将那迸溅出的火焰口堵死一般.桀骜的火云在空中轰然爆炸.

轰隆.

火云碎裂.星星光点.

光点坠落下.一道倩影负手其中.栾慕华的目光盯着那白鹤上的秦石和诗兰.眯眯着眼有些低沉:“这小丫头.竟背叛了焚天宗.”

背叛.

背叛俩字落下.周遭升起诧异的哗然.上千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最终目光落在诗兰的身上.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会事.

咣.

下一霎.栾慕华手袖虚空一挥.只听巨响一声.小欧痛苦的嚎叫下便被重伤.垂直的坠落在地上.

轰隆.

秦石和诗兰两人被击落.栾慕华面色上有些阴雾.在她看來这次可真成笑话了.当着上千人的面焚天宗出现叛徒.

她一宗之主.堂堂夺天境.可丢不起这个人.

为此.她冰冷的朝赵岩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将这场闹剧结束.难道觉得人丢的还不够多吗.”

“是.”

赵岩吓得缩了缩脖.拔起腿便抽身冲向两人.

盯着逼近的赵岩.秦石爬起身后逞强的挡在诗兰面前.紧张的嗔怪一声:“怎么样.我就说让你跑.这下好了吧.谁都走不掉了.”

“我不怕.”

诗兰却深吸口气.坚定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不怕.”

闻声.秦石愣了愣.不得已的苦笑一下:“呵呵.你倒是看得开.”

望见两人的模样.赵岩裹着残袍停下身.老眼盯着秦石嘲讽道:“呵呵.真是对羡煞旁人的苦命鸳鸯.但.我真是好奇.你若是知道诗兰的身份.还会不会这样毅然决然的挡在她面前.”

听得此言.诗兰的美眸一阵挣扎.躲在秦石身后的娇躯颤抖一下.甚至有些不安的想要冒出头來.

啪嗒.

但尚未等她脱离.秦石一把拉住她白皙的玉手.冲着她抛去个安心的神色后.朝赵岩道:“呵呵.你是想说

.她是焚天宗的人吗.但那又怎样.”

“嗯.”

一句话.赵岩到嘴边的话被堵住了.

但更惊讶的自然是诗兰.她的美眸中有些动容.不可思议的眨了下眼.盯着秦石:“你.你知道了.”

“嗯.早就知道了.”

秦石胡了胡了诗兰金棕色的长发.冲她温柔的笑笑:“你啊.装的那么差.你真以为我是猪脑子吗.”

一番话.诗兰被惊呆了.哽咽的张了张嘴.颤巍道:“那.那你为何不揭穿我.为何还要救我.难道你不恨我吗.”

听到这些话.秦石在这绝境中.竟是露出丝释然的笑:“是啊.我是想啊.但你忘了吗.虽说你骗了我.可当初我答应过你.若是有一天.你骗了我.我会原谅你.”

咣啷.

诗兰的心房一颤.一抹酸意涌上鼻尖:“你.你还记得.”

“当然.答应你的事.我全都记得.”

秦石笑了笑.将诗兰拉倒身后:“乖乖的躲在后面.我说过我会守护你.那就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会义无反顾的挡在你身前.”

这一次的话.诗兰再也忍不住了.那双微微泛红的美眸.落出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使劲的点了点头:“嗯……”

这突然的情况.令诸人咂了咂舌.

那轻轻的声音不是很洪亮.但却足矣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楚.

洛枫三人痛苦的沉默一下.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他们太了解秦石的脾气了.他说过的话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这样的话.那他就是绝对的不会跑了.

何岩的老手有些汗水.无奈道:“小家伙.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啊……”

紫薯负手而立的盯着两人.嘴角不由的朝上挑起:“呵呵.竟是这么回事……当初被这小丫头给唬住了啊.”

在黑夜的尘埃中.有一道倩影面色阴冷.

于琳儿的粉拳捏紧.盯着两人的模样.回想当初在黑夜中.她对诗兰说的话.一股苦不堪言的痛涌出心头.

在这一刻.她竟有些羡慕诗兰.特别是那几段温柔的话语.曾经的曾经在那小镇上.秦石同样的温柔和她说过同样的话.

吱吱.

赵岩却意外的捏紧拳.他本以为秦石在知道诗兰的身份后会勃然大怒.却不想竟是这副景象.

为此.他呲牙低吼一声:“呵呵.真是感人肺腑啊.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双宿双飞去吧.”

嗖.

轰隆.

连绵的烈火落下.秦石黑眸瞪大的抽出幽冥剑.

砰.

但如今.沒有血龙魔符的他.在赵岩面前就如同蝼蚁般脆弱.那幽冥剑尚未举起便被直接击飞出上百米远.

“冤大头.”

歇斯底里的娇嗔一声.

但.诗兰的实力太弱了.在这强者如云的场面.她连半点力量都发挥不出.只能看着秦石被赵岩蹂躏致死.

“不..”诗兰嚎哭的咆哮一声.

听得那咆哮声.赵岩却更加兴奋.一把抓住秦石的头发将其举起.单手发力的砸入土地:“哼.你不是很厉害吗.你那些底牌用完了.你还有什么本事.”

“秦石.”洛枫三人咬着牙担忧道.

王灵境初期的秦石.在赵岩的面前实在太脆弱了.

轰.

赵岩再次发力.一击将秦石震飞出上百米远.鲜红的血迹如落雨淋漓.刺鼻的腥味让诸人不忍直视.

“不……”

“不要……”

“不能死……”

诗兰的拳头捏到流血.她红着眼盯着秦石.一股决绝的奋不顾身.朝秦石冲了上去:“不.不要……不能死.你不能死.”

“滚.”望见诗兰.赵岩低吼探掌.

不想.下一秒赵岩的掌心却戛然停下.盯着诗兰的老眼中升起股莫名其妙的恐惧.只见在诗兰的手心中.捏着一枚血红色的丹药.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口碑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口碑咋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