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网 > 时尚

神葬八荒 第453章:动之以理

发布时间:2019-09-25 18:29:18

神葬八荒 第453章:动之以理

“你给我住嘴,”

听到赤毫不客气的怒喝,吕步强的双目瞬间喷火,旋即,只见他几步來到赤的身前,恶狠狠的吊起他的衣领,

“我吕步强,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

吕步强气喘如牛,双目满是血红之色,片刻后,他快步來到司徒天明的身前,冷声问道:“天明,你是否确定,害你姐姐的人,就是我神岛的少岛主,,罗庆,”

“我何必说谎,”

司徒天明满脸的怨怒,眼神似乎要杀人般,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吕步强却是嘿嘿的笑了起來,随后,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竟是头也不回的向训练场外边走去,

“吕步强,你去哪里,”

赤的暴喝,令吕步强的脚步一滞,但是几秒钟后,只见他又一言不发的继续向前走,

“你以为,你这样能复仇吗,”

“神岛的少岛主,你能杀吗,”

“贸然行动,只会白白的丢失性命,”

“难怪说,你是个天大的笨蛋,”

……

赤并未等吕步强答话,依旧自顾自的说道:“既然神岛是罗力的一言堂,那么他会允许你杀他的儿子吗,”

“再者说,你还是他们的兵,”

“你们也沒资格,杀你所谓的仇人,”

“所以我命令你,给我回來,”

……

说完那些话后,赤的右手高高的举起帅印,看他脸上的表情,显然是即将有大动作,但是出乎意料的,吕步强却只是冷笑道:“什么狗屁统帅,只是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家伙,”

“我成为岛主的兵,但他的儿子却在背后杀我全家,”

“他的命令,对我已经无用,”

“杀他儿子后,我必自尽,”

……

吕步强深吸一口气,决绝的冲出训练场,见状,赤的眉头狠狠的皱起,沉吟片刻后,只见他缓缓的看向四周的士兵们,暴喝道:“你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你们的兄弟,被岛主的儿子灭了全家,”

“难道你们,忍心看他一个人去送死,”

“你们就是这样,待你们的兄弟,”

……

赤向士兵们厉声暴喝,双目骤然涌现出惊人的血光,而听到他这番话的士兵,尽皆微微的低下头來,

他们虽然不爽赤这个统帅,但是他们却最看重义气,吕步强一家的灾难,令他们觉得心里很是难受,可他们又想到,为祸之人却是他们的少岛主啊,

怎么能够下得了手,

先不说自己能不能帮到吕步强,就单单是帮他的后果,恐怕就沒人能够承受的下來吧,

“大帅,你想怎么做,”

突然间,白云飞豁然看向赤,低声问道,因为他想到,既然赤将他们聚集到这里,想必心里也早有定计,

赤深深的看了一眼白云飞,之后方才说道:“白云飞,并不是我想要怎么做,而是你们想要怎么做,”

“如果想救出吕步强,你们的行动才是最关键的,”

赤的话音刚落,白云飞等人便是微微愣住

神葬八荒  第453章:动之以理

,不解的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听到众人的疑问,赤并未答话,

只见他将少年叫到众人的眼前,微微笑道:“我能够叫神岛的少岛主因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而吕步强也不用死去,问題的关键,需要你们全力的配合,以及我们眼前的少年,”

众人听完后,纷纷疑惑不已,

赤并未过多的解释,反而是神秘的笑了笑,低声道:“你们如果同意的话,就全力的照我说的去做吧,”

“既然是我的兵,我就要为他讨回公道,”

说完那些话后,只见赤径直走出训练场,剩下的,全是满脸疑惑和难以置信的士兵们,他们看着远去赤的背影,心里竟是泛起一丝奇怪的感觉,

……

从训练场出來后,赤径直走向未央城,

他的双手之间,竟然是多出无数的信件,只见他來到未央城后,却是不断的将手中信件分发出去,而未央城的居民看完信件内容后,居然是个个怒火冲天,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因为信件的内容,太能扇动人心,居民们看到后,立即便将自己代入进去,但说实话,信件的内容其实也非常的简单,

“少岛主嚣张跋扈,灭人吕府全家,”

“今天是吕府,明天会不会是你家,”

“这样的邪人,当是和魔鬼无异,”

“尔等为屠魔后人,怎能容许这样的存在,”

“今天一日为魔,谁能保证他今后不会为魔,”

……

信件的内容传开后,居民们纷纷怒火冲天,尤其是当中的一句话,彻底的牵动他们的内心,

今天是吕府,明天又会是哪里,

赤就是用眼前的信件,告诉众人居安思危的思想,只要这样的纨绔子弟不清除,那么神岛便将永无宁日,

“轰,,”

居民心思辗转之际,城南忽然传來惊天爆响,人们纷纷对视一眼,却是升起几分疑惑,但沒多久,就见到一名少年边跑便喊:“城南出现强悍的士兵,扬言要为他娘子复仇呢,”

“看他不要命的姿态,当是恐怖啊,”

少年边跑边喊,脸色居然是无比的惨白,而听完少年的话语后,居民们纷纷快速的冲向城南,他们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家伙,竟然这么大胆的对少岛主出手,

赤亲眼见到,居民们以一种非常恐怖的速度,向城南汇集过去,见到这样的景象,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群众的力量,往往是起决定作用的,”

片刻后,只见赤亦是快步冲向城南,他明白,自己所谓的定计,就将从吕步强大闹未央城开始,

……

快步來到城南后,赤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将几个人围成一个很大的包围圈,令他们的动作可以尽收眼底,

“啊啊啊,罗庆,”

突然间,人群中传出一道惊天怒喝,旋即,一股强悍的元力波动顷刻间向四周弥漫开來,隐约间,能够听到里边传來的金铁交戈之音,

赤努力的挤到前面,发现吕步强正浑身是血的怒瞪一名少年,但因为少年身边的强者,却只能令他身上的伤痕不断的增加,

反观站在一边哆哆嗦嗦的少年,却发现他基本沒什么伤害,只是看起來像被吕步强吓坏,脸色有些苍白而已,

“吕步强,你知不知道究竟在做什么,”

“他是岛主的儿子,你竟然要杀他,”

“难道你,想找死不成,”

……

罗庆身前有两名下属,其中的一名厉声暴喝,看他双目喷火的模样,显然是被吕步强的做法给激怒,然而,听完那些话之后,吕步强却是凄惨的笑了起來,

“你们这样对我说话,又怎不问他做过什么,”

“我在岛主的手下当兵,虽说一直懒懒散散,但也可以说是忠心耿耿的为他服务,可是你看看,他的儿子究竟做了什么,”

“趁我当兵,**我的娘子,”

“趁我当兵,竟在背后灭我全家,”

“这样的人,不应当杀吗,”

……

吕步强越说越激动,到得最后竟然逼近了少年,见状,两名下属居然是紧张的将少年护在身后,

赤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方才对旁边的一名中年大汉说道:“这位大哥,待会儿能不能请你吆喝几嗓子,”

“放心吧,我给你十枚元石,”

听到赤的话语,大汉惊异的看了一眼他,之后便是点点头,神泣之地的元石非常难得,十枚已经算是很多的,再者说,只是稍微吆喝几嗓子而已,这么简单的买卖简直是太划算,

赤见大汉同意,脸上亦是浮现出一丝笑容,随后,只见他从怀里取出十枚元石,缓缓的放入大汉的手中,叮嘱道:“待会儿注意看手势,只要我将右手举起,你便开始吆喝,”

“吆喝的内容是:这么嚣张跋扈之徒,必将斩首示众,我们需要联合起來,将他这样的毒瘤给清除,”

……

听完赤的话语,大汉忽然浑身巨震,很明显,他却是被这样的言论给吓到,因为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家伙也还是他们的少岛主啊,

似乎明白大汉的心思,赤继续说道:“你隐藏在人群里,将沒人知道是你喊出的,更何况,等你喊出之后,你会发现有很多,跟你志同道合的人员的,”

大汉依旧疑惑,但赤并未继续解释,

只见他缓缓的看向吕步强,发现他已经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悍然向少年冲杀而去,但少年的两名下属,却是狠狠的将他阻了下來,

吕步强的实力,处在蜕变境中期,虽说实力很强,但是却敌不过两名和他同境界的对手,是以,他们根本沒交手多久,吕步强便已经开始呈现出败亡的趋势,

“混蛋,强者就是这样欺负弱者的吗,”

“嚣张跋扈的人,难道可以一直逍遥法外,”

“罗庆杀死吕府全家,到最后竟然还要杀死他们唯一的血脉,这个世间究竟是怎么了,这个世间难道就沒公道吗,”

“这么嚣张跋扈之徒,必将斩首示众,”

……

见到吕步强已经彻底陷入弱势,赤忽然厉声暴喝,与此同时,他亦是将右手高高的举起,

他身旁的大汉见状,瞬间躲到人群当中,亦是厉声吆喝道:“这么嚣张跋扈之徒,必将斩首示众,我们大家需要联合起來,将他这样的毒瘤给彻底的清除,”

大汉喊完后,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因为他明白,自己可是在反对神岛的少岛主,要是被他查出來,自己必然会吃不了兜着走,但就在他心中忐忑之际,却听见人群又传來道道暴喝,

“我们不需要,你这样的少岛主,”

“身为英雄的后代,你是我们的污点,”

“这么跋扈之辈,必将斩首示众,”

……

人群之中传來的道道暴喝,令赤脸上的笑容愈加浓郁,而刚刚吓出鸡皮疙瘩的大汉,却早已是目瞪口呆,

广元白癜风
广元白癜风好的医院
广元白癜风医院
广元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广元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